三大主要食用油价格全线上涨 专家表示:我国有能力保障“油瓶子”安全

发布时间:2020-12-19 09:00:04 来源:中国粮食行业协会 作者: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
今年,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上涨,“油瓶子”安全问题成为百姓关注的热点。对此,专家表示,虽然我国食用油对外依赖程度较高,但我国油脂油料生产能力不断提高,有完善的粮油储备制度,也有多元化的油脂油料进口渠道。因此,我国有能力保障“油瓶子”安全。

今年以来,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上涨,从年初菜籽油价格大幅上涨,后来豆油追涨,再到现在棕榈油被热炒,三大主要食用油品种面临价格全线上涨的态势。食用油价格上涨的原因是什么?我国食用油供应有保障吗?一些权威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我国食用油对外依赖程度较高,但我国油脂油料生产能力不断提高,有完善的粮油储备制度,有多元化的油脂油料进口渠道,有能力保障“油瓶子”安全。

多因素推动菜籽油价格上涨

菜籽油是我国第二大食用油品种,也是今年以来第一个持续涨价的食用油品种。在期货方面,郑商所菜籽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最高突破每吨10000元,比年初上涨近30%,比5月份的低点上涨50%左右,创2013年以来新高。在现货方面,12月11日,沿海地区四级菜籽油批发报价为每吨9850元至10000元,比年初上涨1850元至2000元,比5月份低点上涨2850元至3000元。

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经济师郑祖庭认为,菜籽油价格上涨是各种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。一是以棕榈油为代表的全球食用油供需趋紧,全球主要油菜籽生产国(地区)因干旱减产,带动油菜籽、菜籽油报价持续上涨。美国农业部预计,2020年至2021年度全球油菜籽产量6917万吨,同比减少5万吨。二是受土地和劳动力等因素制约,国内油菜籽增产空间有限,而且以小油厂、小作坊生产浓香菜籽油为主。三是加拿大是我国最大的油菜籽进口来源地,由于其油菜籽中曾检出有害物质,国内企业进口油菜籽较为谨慎,油菜籽进口量下降。中国海关数据显示,2020年1月份至10月份,我国油菜籽进口总量为243.4万吨,处于历史偏低水平。四是2015年以来我国取消油菜籽临储政策并推动菜籽油去库存,现在菜籽油库存消化完毕,市场供应总体偏紧。此外,美国、日本、欧盟等经济体持续实行宽松货币政策造成流动性过剩,大量资本进入农产品期货市场逐利,驱动菜籽油价格上涨。

菜籽油在我国食用油中的消费占比为20%,明显低于豆油45%的占比,但是油品间具有很强的替代性,菜籽油价格上涨对居民生活消费影响不大。今年菜籽油价格大幅上涨后,豆油、葵花子油消费增加,菜籽油消费需求明显受到抑制。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,2020年至2021年(10月份至次年9月份)菜籽油消费将达710万吨,同比减少40万吨。

构建多元化进口格局

我国食用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0%,国内食用油市场与国外市场高度融合,油脂油料市场国内外价格联动性比较强,内盘在很大程度上会跟着外盘走,使得我国食用油安全面临巨大挑战。

中国粮油学会首席专家、油脂分会名誉会长王瑞元表示,2019年,我国油菜籽、大豆、花生、棉籽、葵花子、芝麻、亚麻籽、油茶籽等八大油料作物总产量达到6666万吨,创历史最高纪录。我国油料生产虽然发展迅速,但仍跟不上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。在国内油料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下,不断增加油脂油料进口数量就成为必然选择。据中国海关统计,2019年,我国进口各类油料合计9330.8万吨,进口各类食用植物油合计1152.7万吨。随着国产油脂油料和进口油脂油料数量的快速增加,我国人均食用油消费量已经从1996年的7.7公斤提高至2019年的28.4公斤,超过了2017年度世界人均水平的24.4公斤。

近年来,国际经贸摩擦加剧,为了保障食用油安全,我国积极推进油脂油料进口渠道多元化,优化与美洲大豆生产国、东南亚棕榈油生产国的合作,拓展与欧洲、黑海和非洲等油料潜在生产区的合作。此外,我国应建立健全油脂油料贸易政策体系和进出口协调机制,鼓励支持具有国际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(集团)赴境外开展油脂油料产业链上下游的并购,支持国内企业布局海外油脂油料种植、仓储、物流市场等,打造中国自己的跨国大粮商,掌握更多油脂油料资源,提高国际贸易影响力。

提升食用油安全保障水平

油脂油料短缺是当前我国食用油产业发展的一个短板。湖北一位油菜籽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企业因为收购不到油菜籽而不得不停产。受耕地面积和淡水资源制约,未来国内油料种植面积和产量继续增长的难度加大。专家认为,必须充分挖掘国内油脂油料增长潜力,在努力提高自给率的基础上,充实完善油脂油料储备,保障国家油脂油料安全。

首先,要在不与粮食争地尤其是争好地的前提下,采取多油并举的发展方针,努力增加油料种植面积。继续推进大豆振兴计划,稳定大豆种植面积;扩大油菜种植面积,鼓励南方地区利用冬闲田增加油菜种植,稳定扩大北方春油菜种植面积;扩大黄淮海和南方地区适宜种植区的花生种植面积;继续积极发展以油茶、核桃等为代表的木本油料生产,鼓励利用荒山荒坡新造油茶林、核桃林;加快发展油葵、芝麻、油沙豆、油橄榄等特色油料生产;充分利用粮油加工的副产物如米糠、玉米胚芽、小麦胚芽等资源。

其次,支持国内油料企业做强做大。近年来,我国油脂加工企业不断发展壮大,形成了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、民营企业和港澳台及外商企业同台竞争的局面。要加快推动油料加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更新设施设备、改进生产工艺、提高加工能力,推行“企业+基地+农户”经营模式。进一步完善油料市场流通体系,积极发展电子商务、连锁经营、物流配送等新业态,扶持一批有较大规模和实力的流通企业,培育食用油保供主渠道。

最后,加强储备调节和应急管理。充裕的储备是市场的“稳压器”。要完善食用油储备管理体系,发挥储备吞吐调节功能。引导大型粮油加工经营企业合理安排商业周转库存。加强食用油市场供需信息分析和市场监测预警,加强食用油应急网络体系建设,及时组织市场投放,确保不脱销、不断档。(记者 刘 慧)